浮生二日之重回少年班

少年班三十年记

8700029 王利锋

转载说明:本文由中国科大87级少年班校友王利锋提供给新创基金会发表,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新创基金会:http://www.ustcif.org/)。原题为“少年班三十年记”,标题与子标题为编者所加,未征得作者同意。

作者简介,王利锋,左手诗,右手动漫。他1987年从黑龙江绥棱县第1中学进人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1991年考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系电脑图形专业攻读研究生, 获得该校计算机硕士学位时不到20岁。王利锋在加拿大动画和游戏领域工作。 90年代中期,他带领一支专业团队制作了《圆明园》项目数码动画,开创了中国动画的先河。在他的带领下,幸星公司在短短的3年内从5人的工作室发展到有 200名制作人员的公司。公司之所以有这样的发展速度和规模,主要是因为利锋对于西方和亚洲经营文化深刻的理解和运用。[未经作者审核]。

 

一十七年两度还
曾经少年改容颜
水上楼厅花依旧
雨里荷塘梦如烟
恩师白发催鬓短
学友青春正当年
天鹅湖畔歌一曲
卅年甘苦到心间

 

 

从1987年进入少年班,到1990年留学加拿大,再到1993年回国出差时去过一次科大,一十七年过去,弹指一瞬间。今年是少年班成立30周年,朱源老师和现任的少年班系主任陈卿老师都打电话来叫我去,盛情难却,我也确实想回去看一看,能在永无休止的工作中拿出浮生二日,来追忆一下恰同学少年的往昔岁月,也是一份快乐和幸福。

与远在美国的85级李逊和从香港过来的84级黄沁约好了坐21日早晨8点的飞机同行,结果因为最近机场在新疆恐怖主义分子爆炸飞机未遂之后大幅加强安检,黄沁误了飞机。改签了3小时后的飞机来,错过了飞机上闲聊的好机会。

三月的合肥,春雨濛濛。机场显得比较陈旧,但是离市区很近。后来听合肥市吴市长介绍,新的机场年底动工,投资42亿,估计3年后启用。取了行李一出来,就看到举着牌子迎接我们的少年班的学弟学妹,热情快乐的他们,让我似乎看到了当年的影子。一个女生问我是哪一级的,当得知是87的,她惊讶地说,我那时还没出生呢。逝者如斯乎,1987年,对于她们,似乎从来不曾存在过。

到了学校,安顿好住处后,我就去专家楼找已经到了的校友和同学吃午饭。一上楼,碰到了78级郭元林等当年第一届的几位师兄。当年就是为了他们这一批人,设立了少年班,也使我们这一干人等,多了些许的光荣与梦想。

难忘少年事,惟念一心诚

午饭的时候,很多昔日的老师都来了。看到了曾经教过我们当代文学的陈韶林老师,让我想起了《爱,是不能忘记的》那些伤痕文学,想起了他对鲁迅和周作人的兄弟之争的研究,让我喜欢上了周作人哪些平淡而又隽永的小品文。见到了教过我们古典文学的许锡文老师,让我记起他给我们讲解《长恨歌》时的投入,和对不解风情的王川同学无法理解为什么高年级同学读此诗而泪流满面的无奈。岁月不饶人,当年的班主任,都已经退休了。叶国华老师满头白发,但还是昔日的爽朗。贺淑曼老师已年近古稀,还在努力为超常教育做些工作。吴咏湄老师在我87年复试时对我格外的关心,至今陪我过去的二哥还记得她,如今她已经搬去上海了。

下午是超常教育研讨会,我去听了一会。大家各抒己见,众说纷纭。有人说少年班是成功的,有人说模式是创新的,有人对辛勤的园丁感激不尽,有人对我们被拔苗助长的不幸给予同情。86级江勇同学高呼少年班万岁,全国政协委员蔡自兴则曾经数次呼吁停办。此亦是非,彼亦是非。此时此刻,我不想发言争论,我的心中只有怀念。少年班是我人生旅途中最重要的一段,充满了欢笑和泪水,挫折和奋斗。它是我生命中最值得回味的一部分。在给我们准备的礼物中,有我们当年的学籍表和成绩单,看着自己当年修过的一门门功课,一个个分数,当年水上报告厅的复试,通宵教室里的不眠之夜,为了出国留学的多方奔走,往事历历在目。

我在想,如果我不曾进入少年班,我会更成功,还是更失败?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所以,我对它,是热爱,是怀念,是爱护,是力所能及的帮助。我相信任何模式,任何体制总有它好的一面,也有不足的地方,只要存在,就有它的价值和理由。我们要做的是完善和改进,不是埋怨和指责。

晚上科大的校领导请全体校友和少年班老师吃饭,大家开怀畅饮,抚今追昔。认识了很多以前不认识的校友,并期望能保持联络。叶一火(87级)同学和李逊(85级)同学等为大家拍了很多照片,捕捉一些瞬间,留下一些记忆。

22日星期六是正式的庆典活动,现场采访了一些校友。30年过去,很多校友都事业有成,所谓同学少年多不贱,五陵裘马自轻肥。95级的刘志峰提议由各个年级的同学派出代表,给到场的全体少年班老师献花,在活动中掀起了一个小高潮。当年管图书室的刘淑萍老师,负责机房的和蔼帅气的钱老师,年轻漂亮的胡薇薇老师等老师都到场,又让很多同学拾回了多少尘封的记忆。

原中科大副校长,现任安徽省教育厅厅长的程艺老师在讲话中说他离开科大前的最后一堂课是给少年班上的,所以他是在少年班下课的。而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在少年班下课而结束他的教书生涯而自豪。同时他认为少年班的意义是提前30年开辟了大学自主招生,入学后学生可以自主选择专业这些先进教育理念的先河。对于中国教育体制的改革提供了重要的借鉴和实践。当时马上让我想起了毛主席的一句话: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现在写出来,觉得实在过于牵强附会了。后来我在座谈发言的时候半开玩笑说,现在不是考虑少年班要不要继续办,而是要把全国的大学全部办成少年班,彻底实现毛主席的遗志:教育要改革,学制要缩短。如果12年义务教育的内容9年就可以学完,就不必学12年,浪费生命,耗费资源。

78级郭元林校友饱含深情地希望少年班这个品牌能经久不衰,本着百年树人的理念,把少年班办成百年老店。他的发言充满了对少年班的热爱,和对遥想公瑾当年的缅怀,让大家感触良多。特地从耶鲁大学回来83级邵中同学在发言中指出,少年班绝大多数不是什么神童,但是能够提前进入大学,提前进入社会,在世界观和价值观形成的人生关键时刻不把生命浪费在重复地做无数的考试题上面,是少年班学生最大的收获。对此,我深有同感。

少年班的光荣与梦想,给了我们无限的自信。少年班的拼搏和压力,也给了我们无穷的力量。让我们在人生的旅途中能够面对挑战,战胜困难,走的更远,攀得更高。

合肥,已非吴下阿蒙

中午合肥市的领导请大家吃饭,饭前大巴车带我们到合肥的高新区,经济开发区和滨湖区转了一大圈。沧海桑田,合肥的变化太大了。当年要骑自行车一天才能来回的巢湖,现在开车只要10几分钟。当地政府正在实施“大建设,大合肥”的战略,据说在三年里面,合肥市区,新修了211条路。当年通往西区的黄山路,现在双向6车道,越过了大蜀山。中国效率,在合肥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我想老家合肥的同学如果现在少小离家老大还的话,希望他们还能找到家。随着国家整体经济转型,成本压力的递增与转移,合肥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希望这能给科大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席间我和当地的官员提到我在考虑在合肥建一个动画制作的分公司,因为合肥的人力成本相对低,而且教育资源丰富,他们都特别地支持和欢迎。我从他们的态度上看得出来,现在各个层级的地方官员都更加务实和肯干,这就是中国的希望所在。张晓麟副市长说,他是在星期二看报纸才知道的少年班30周年庆典的消息,一整套的资料和特殊纪念品的制作,整个接待任务的安排部署,三天就都弄好了,效率让人赞叹。

下午校友座谈的时候,我和李逊到校园里面转了一圈。物是人非,依稀可辨。原来的南北餐厅如今拔地而起一座大厦,是东区的活动中心,也是我们座谈的地方。一出门,看到了原来6系的实验楼,想起了当年和84级穆斌同学一起经常出入那里,也想起了对我照顾有加的吴老师,可惜这次没有时间去看他了。两座实验楼之间的那棵大树,更加地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我突然有个在上面建个TREEHOUSE欲望。

我们去了一下152楼,那是我在科大期间唯一住过的宿舍楼。格局依旧,门牌号码都换了新的。当我们出现在宿舍门口,和里面稚气未脱的一年级学生说,20年前我们曾经住在这里的时候,他们面部的表情可想而知,我们的内心感受也是无限滋味到心头。

天鹅湖畔歌一曲

昔日科大最宏伟的建筑物理楼现在显得有些破旧,前面的音乐喷泉曾是科大最绚丽的一景。东侧的体育馆翻新了一下,操场变成了网球和蓝球场,里面很多人在热烈地比赛。一路向北,就到了当年让多少热血少年流连忘返魂系梦牵的女生楼。多少佳人,在水一方,现在已经成了年轻教师的宿舍。陈旧了许多,但没有了戒备森严的大妈。当年我生病,我妈妈从黑龙江来看我,家境拮据,朱源老师安排她住在了我们班女生的宿舍里,得到了女同学的很多关照,妈妈过世前还每每提及。如今情谊未忘,佳人已杳,是不是也要叹一句故地重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晚上在天鹅湖饭店是少年班师生的聚会。能来的都来了,能喝的都在喝。年轻的敬年长的,学生们敬老师们。飞斛流盏,杯盘交错,欢声笑语。中间肖臣国老师从美国打电话过来,向大家问好。席间陈老师提及王嘉琬老师英年早逝,无不黯然。记得当年写过一首纪念她的诗,现在也只记得开头一句:难忘三年事,惟念一心诚。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陈老师提议大家一起唱首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我拿出电脑上网找到歌词,在朱老师的带领下,大家一起唱了起来。没有伴奏,没有旋律,大厅里回荡的是浓浓的情感和深深的眷恋,对那些逝去的岁月,对这些曾经路过的人!

“再过二十年,我们再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

啊,亲爱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 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英才有成,于斯为盛

左起:李俊凌、张健、李文胜、陈韶林、王利锋、不详、朱源、贺淑曼、李逊、吴咏梅、陈卿(人物介绍见注解)

2008年3月25日于京

注解:文中部分人物介绍:

1.李逊:85级少年班校友。李逊早期领导了高科技企业WebEx的技术团队。WebEx已成为网络协同与会议服务的领袖,成功的抵挡住微软的进攻。李逊被誉为公司最懂技术的人。2007年,思科公司出资32亿美元收购WebEx。李逊还曾担任Amazon (亚马逊)公司副总裁,是该公司职位最高的中国人。李逊不仅是一位技术高手,还是电影《好奇害死猫》的联合出品人。

2.黄沁:84级少年班校友。香港诚信资本有限公司公司总经理。黄沁曾任Prudential证券公司高级副总裁、德意志银行亚洲分行董事。

3.郭元林:78级少年班校友。现任紫光集团总裁。

4.江勇:86级少年班校友。营销高手,曾任光明牛奶副总裁。现辞职全职投身公益慈善事业。

5.叶一火:87级少年班校友,北京宝利通公司总裁。

6.李俊凌:87级少年班,斯坦福大学博士。阿里巴巴集团参谋部副总裁、中国雅虎副总裁。

7.李文胜:85级少年班校友。深圳颖源科技有限公司软件事业部常务副总、技术总监。

8.张健:84级少年班校友。中国科学院软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学位委员会副主席。曾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

9.朱源:原少年班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长期从事少年班教育。现为深圳国际教育学院执行院长。<

10.贺淑曼:曾任少年班班主任,北京工业大学教授。

11.吴咏梅:曾任92级少年班班主任。 12.陈卿:中国科大少年班系主任、数学系教授。

2008-03-25 上一篇: No More Content! 下一篇: 少年班英才走遍天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