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岗机场,无法告别

Farewell to Logan Airport

本文系新创基金会《中国科大手机报》周末版(2013年5月26日) 内容,通过添加微信可订阅。

扫一扫,或加USTCIF为微信好友

科大要闻、全球校友活动通知、行业动态与招聘信息尽在掌握

5月29日22:00,合肥骆岗机场进行关灯仪式。这是承载着科大人回忆的地方。

5月25日骆岗机场开始大搬家。骆岗,几乎与文革之后的科大共享着同样的成长记忆,或许无法告别?——1977年12月,骆岗机场建成通航,当时号称“现代化的大型航空港和重要的国际航线备降机场之一”。几乎那时,邓小平下令恢复高考;那年12月,一批老三届学生报考科大;1978年3月8日,77级学生来科大入学——显然,他们中少有人阔到坐飞机到骆岗。(如果您是1980年之前入学的科大校友,且第一次坐飞机到骆岗,入学中国科大。那是骨灰级高帅富,请回复微信,我们给您送份纪念品^_^)。然而,骆岗却是不少中国科大人留学的起点,很多人经骆岗,转机上海出国,从此天涯孤旅,负笈重洋。

科大人的骆岗回忆

99年7月的一个早晨,送9406老乡和他的一票同学从骆岗经上海去新加坡留学。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机场。那时大四,很羡慕他们,不羡慕出国,而是羡慕坐飞机。当天特别狗血,有个94级马大哈忘记了那科大开的什么证明。还有一个多小时起飞,这老兄打车赶回东区,居然神奇的找到负责老师,老师正在校园内早锻炼。又弄了一份什么证明,杀回骆岗。赶上飞机。

骆岗似乎和科大东区近在咫尺。从军训时起,整天就看见飞机在科大东区上空盘旋。有个马鞍山籍同学,出来解释“飞行员技术比较菜,这是耗尽油量,怕降落爆炸”。形象一下博古通今了。快毕业那几年,似乎没降骆岗的飞机在东区盘旋了,飞行员进步了?

骆岗很小,距科大很近。工作之后回科大偶尔飞骆岗,深感降落到出机场十分钟的便利,比起首都机场动辄滑行40分钟,实在天壤之别。

但凡机场,必定寄托别离愁思。曾在多伦多Pearson看到LED屏显示“这里每天有几千对的情侣互致别离之吻”。我很好奇:36年来的骆岗,有多少科大鸳鸯们在此吻别?曾听过七八十年代的校友们讲过科大人在机场的各式笑话——80年代,一个叫海燕的科大学生初到美国,赫然六辆车接机!发现是男生之后大失所望。还有男友送科大女生出国。过了安检通道,女生淡然告知,从此你我天涯陌路。隔着隔离线,男友奔溃。不知道这些狗血的情节有没有发生在骆岗?但我肯定骆岗,必然记录着很多科大情侣们的爱恨情仇吧。

我在校友微信群提议向骆岗告别时。最神的回复来自801陈佳“记忆中的骆岗机场,我刚到Boston,飞机降落在Logan Airport,我就奇怪了怎么也叫骆岗机场。我印象上合肥除了大蜀山,董铺岛以外,骆岗机场也算得上是郊外的景点了。”猫大叔则说“骆岗机场,有感情,不过上学期间从未做过飞机。穷呀。” 有穷的就有阔的——87少某君在88、89年曾在骆岗飞武汉“票价84元,对于一个月伙食费50元的我几乎是天文数字。那时做飞机要开介绍信,一般分别的狗血情节在合肥火车站”。这个帖子激起了民愤,同班同学较真“88、89年从合肥非武汉,航班票价很低的,是36元”。剩下的跟着一顿猛酸“你们都太奢侈了,上学时就坐飞机!当年俺每次火车36小时,最不堪的是半夜1点下来转车”。

free_heart_c说“和合肥没感情是假的,有天说吃辣,很多福建校友说在合肥锻炼很能吃辣。对在合肥生活有无限怀念。这就是感情。(骆岗退役)至少要广而告之,不要让回科大的下飞机吓一跳,以为飞错地。”

难舍骆岗,因为怀念合肥

合肥已非吴下阿蒙——骆岗机场老了,30公里之外的新桥机场即将启用。——合肥增肥了,巢湖并入合肥。 1995年刚进科大,校内电话刚升7位。墙上电话表“3601000”第二位的“6”是刚用钢笔加进去的。2012年底,合肥电话升8位——科大电话又变成6360打头了。去年,北京到合肥的4小时的高铁通了;而上海、武汉、南京到合肥的高铁早已通车。20年前,科大学生去上海签证,坐火车北上蚌埠的苦逼往事远了。

我们都在合肥,从少年成长为青年。我们求学时,合肥面貌还很落后,这造成一些科大人对于科大与合肥的感情的割裂:我们对科大充满深情,对于这座城市却不怎么关心。要承认,我曾经看不上合肥,但在裤子大五年,普通话难免沾染了合肥味儿。8710李亚说90年代初,华尔街的电梯里华人都说合肥话。科大人到底还是有合肥情节。

合肥是滋养中国科大42年的所在,科大最辉煌的80年代在合肥度过。合肥待科大不薄——70年代,肉蛋奶是要粮票的。据说合肥特批,保证北京户口的科大师生的副食供应。2007年4月回科大,几位80年代的校友说“那时吃得真好!北方蔬菜紧缺,合肥有蔬菜”,这几位有头有脸的师兄师姐,就充满小农气息、如痴如醉的回忆,几分钱一个卤鸡蛋。有个八系北京女生说校内有老太太卖咸鸭蛋,“五毛钱三个不卖,我说一块钱七个行么?她想了想说好” 众人爆笑。我很赞同“合肥曾是安静淳朴的小城”“是尊重知识的城市”。多少年来合肥市民对“裤子大”青睐有加。我试过给各城市的招商银行打电话办同样一件事,回复都很僵化。但打电话给合肥招行,介绍是“裤子大”,对方立即就办了。

合肥是我们曾经学习生活,寄托青春梦想的地方。科大的命运与这座城市息息相关。此刻,骆岗,我们亲切的向你告别,我们告别的不是机场,而是终将逝去的青春。

附:29日22:00,骆岗机场将举行关灯仪式,那些在夜幕里闪烁的跑道信号灯将消失在夜色里。30日00:01,崭新的合肥新桥机场开灯。按照排定的时刻表,如无意外,当天21:40,也就是骆岗机场举行关灯仪式前20分钟,海航HU7243航班将成为最后一架从骆岗机场起飞的客机。

2013-05-26 上一篇: 中国科大人卷走美能源部1250万美元 下一篇: 坦然面对科大文化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