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龄童没了爹妈,爷爷奶奶系科大校友

《南京10岁男孩父母双亡,爷爷奶奶系科大校友》回访

摘要:1月10日《扬子晚报》《南京10岁男孩父母双亡 未婚姑姑当爸又当妈》称10龄童陈翰濛父母双亡,“爷爷奶奶当年都是中国科技大学第一届毕业生”。故事令人唏嘘,南京校友决定捐赠资助其家庭。

经了解,男孩爷爷奶奶确于1962年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系毕业证,但情况极特殊:男孩爷爷陈再荣1957年-1960年就读于华南工学院机械系。1960年,中国科学院因研制两弹一星,抽调工科大学生进行培训。1960-1962在中关村中国科学院物理所接受培训。分配时,决定发放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系毕业证(但未在科大北京玉泉路学习)。

缘起:2014年1月10日,《扬子晚报》刊登新闻《南京10岁男孩父母双亡 未婚姑姑当爸又当妈》,提及南京光华东街小学五年级、10龄童陈翰濛父母双亡。翰濛成绩优异,但身患哮喘病。“翰濛的爷爷奶奶当年都是中国科技大学第一届毕业生”,退休金不多。“奶奶前年刚因为萎缩性胃炎动了手术。因为经济条件有限,家里并没有专门请护工过来看护,就是自己家里人忙着照顾”。

调查:有多位南京校友关心,并表达如情况属实,愿考虑资助。12月29日,南京校友新年晚餐会结余4060元。

1月13日(周一)下午,新创基金会接通吴俊电话。吴俊告知了陈翰濛姑姑陈女士手机,并告知“孩子家里穷得不得了”。

陈女士告知了家庭困难的情况,告知爷爷陈再荣1938年生;母亲李兰英1939年生。陈女士说,“我父母分别一个物理、一个化学,在中国科技大学相差一年级,但谁学物理或化学,我搞不清”。陈女士也了解中国科大原在北京,校长为郭沫若。

与陈再荣通话,发现这是一极为特殊的情况:

男孩爷爷陈再荣1957年-1060年就读于华南工学院机械系。1960年,中国科学院因研制两弹一星,抽调工科大学生进行培训。1960-1962在中关村中国科学院物理所接受培训(据称,原定培训后派往苏联留学,但也有说法为1960年中苏关系已恶化,培训目的即科学院本身的原子弹人才需求)。分配时,发放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系毕业证(但未在科大北京玉泉路学习),原因是学员已离开原属工科院校,中国科学院物理所本身不发放学位。

男孩奶奶李兰英1958年-1960年就读于成都工学院。1960年被抽调到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培训三年。此后,因同样原因,发放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技术大学毕业生。

陈再荣告知,这非常特殊的,确实很多科大学生会感到奇怪“1963年中国科大才有毕业生,为什么你们有1962年的毕业证”。李告知,他们主要在中关村接受培训,确实没有不在中国科大玉泉路本部学习,但毕业证是“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是郭沫若”。基金会询问“科学院院长和科大校长都是郭沫若,您的毕业证是科大还是科学院”?陈告知是中国科大。

5807黄吉虎教授告知:类似的情况在力学系存在,例如力学系教师刘润桐、张国民原为钱学森在清华大学与中国科学院联办的力学培训班,其后分到中国科大任教。但是否发放了中国科大毕业证,物理系是否存在类似培训班,他不太了解。中国科大教育基金会秘书长郭胜利(782)告知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但文革之前中国科大的学籍资料因文革、下迁安徽丢失了。这种特殊情况下的名义上转入中国科大的学籍更难查找。

1月14日,江苏校友会代表李欣、王梦寒看望了老人。李欣、王梦寒确认,老人住在单位老公房内,室内环境简陋,家具较旧,确实非常困难。目前两位老人身体尚可,仅能维持基本开销无虞。一旦有变故,老人担心孙儿的教育。目前翰濛在光华东街小学虽条件有限,但成绩十分出色。老人的心愿是将来孙儿能上一所像中国科大那样的好大学。陈再

资助建议:阅读报道之后,多位南京校友关心并表达愿考虑资助。12月29日,南京校友新年晚餐会结余4060元。

由于南京校友新年晚餐会结余暂存于新创基金会。新创基金会原向校友承诺,用于未来南京校友活动。1月13日,南京校友投票决定,将结余全部捐赠资助老校友。目前已有多位南京校友表示愿意追加,凑足整数。

新创校友基金会尊重南京校友意见,将在春节前转交善款。如有追加捐赠意愿之校友,捐赠方式参见本页尾。

附:新闻《南京10岁男孩父母双亡 未婚姑姑当爸又当妈》

“暖冬大行动”爱心小分队把年货送到陈翰濛家(右一为陈奶奶)。

10岁的陈翰濛在光华东街小学读五年级,大多数这个年纪的孩子还在父母身边撒娇,但他却过早失去了双亲。现在的他一直由爷爷奶奶和姑姑抚养,一家四口住在光华东街一户50多平米的房子里。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健康状况不如以前,而翰濛的姑姑也是因照顾侄子的原因至今未婚。近日,扬子晚报记者和南农食品组成的“暖冬大行动”爱心小分队,带着油、肉、蛋等年货前往陈翰濛家。

实习生 彭珵 马潇 马莉

扬子晚报记者 吴俊 文/摄

    父母先后去世,姑姑当爸又当妈

陈翰濛有些腼腆,看到记者来了,不太爱讲话,还是一旁的姑姑接受了采访。记者得知,2010年的时候,陈翰濛的妈妈因为失足落水不幸身亡,那个时候陈翰濛只有7岁。他的爸爸是一家装备厂的维修工人,谁也没想到,2013年11月25日,翰濛的爸爸因脑干出血而去世,当时只有49岁。

爸爸去世以后,家里就靠爷爷、奶奶和姑姑来照顾陈翰濛生活上的一切了。其实从上幼儿园开始,陈翰濛基本上都是上学由爷爷送,放学由姑姑接,父母偶尔下班早才去接他。而像开家长会这些事,一直都是姑姑在管,“其实他从小也算是我带大的,他爸爸妈妈以前上班的时候都很忙,没有很多时间去管他,就是我在管。现在别人都说,他都可以叫你妈了。”

姑姑在翰濛学习上一直管得很严,“考试没考好、题做错了,我都要告诉他学习是自己的事。”姑姑说,他还是很黏自己的,“你问她姑姑什么好,什么都好,就是嘴不好,但心最好,这个他拎得清。”在姑姑督促下,翰濛的成绩确实一直很好,最好的科目就是英语。学校还推荐陈翰濛去参加省里举办的一个英语比赛,现在初赛已经过关,就等复赛的成绩,最终的决赛是在新加坡举行的。“但是我们家没有这个钱给他去新加坡参赛,费用蛮大的,复赛完了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老人孩子身体不好,家里经济困难

翰濛的爷爷奶奶当年都是中国科技大学第一届毕业生,后来分配工作到了南京,退休前都是工程师。不过据姑姑所讲,二位老人现在的退休工资加起来并没有很多,而姑姑自己是一名会计,平时工资也不高,再加上侄子每月的“孤儿抚恤金”,这就是一家所有的生活收入。姑姑告诉记者,“日子要是正常过这些其实也够了,也没有多余的了,但要是家里人再生个病,就比较紧了。”

爷爷奶奶都已经七十多岁了,近年来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奶奶前年刚因为萎缩性胃炎动了手术。因为经济条件有限,家里并没有专门请护工过来看护,就是自己家里人忙着照顾,奶奶说,“现在一个护工都要150块一天,还要加上床位费、伙食费等,太贵了。”

翰濛自己还有哮喘病。他的姑姑从房间里拿出一堆药给记者看,“我们家药多得不得了,除了爷爷奶奶的,这堆药是他的。这个孩子尤其不能受凉,所以他穿的衣服都比别的孩子多,否则一感冒咳嗽就会引发哮喘。”姑姑说,家里专门治哮喘的药一瓶都是六十多元钱,都是自费。“而且他要是再挂几次水就要千把块钱,爷爷奶奶身体好的时候可以去照顾,如果换了以前是我哥的话,不要扣工资啊,不光是千把块钱的事了。”姑姑打了个比方,“我们就跟他讲,你要是生次病,相当于别人家孩子一年的肯德基没了。”

 没钱上培训班,照样得了一堆奖

虽然家里面条件有限,但是家里还是尽量希望可以创造条件在各方面培养陈翰濛。“能让他参加的一些公益性学习型讲座,都会让他去参加,也会鼓励他去参与像‘雏鹰假日小分队’这种社会上的公益活动。”

翰濛自己也喜欢钢笔字、画画,没上过任何培训班的他,却多次获得相关比赛的奖状。本来内向的陈翰濛跟记者小小炫耀了下自己拿到的一个个奖项来,“一年级的时候,铅笔字,金奖;还有美术一等奖……”听奶奶讲,受姑姑的言传身教,他也很爱看书,家里每个礼拜都会带他去图书馆,现在都已经开始读“四大名著”了。

“家里的经济条件没办法让他上一个足够好的学校,想成绩好,只能靠我平时督促,还有他自己的努力。”再过一年左右,陈翰濛也要上中学了,姑姑说,“我希望他可以冲一冲南外,我们现在是没有条件让他上辅导班,只能自己在网上搜搜题型。如果他运气好摇到号,就看他自己有没有本事考上南外,考不上的话他只能上学区里的中学了,我们没钱给他择校。”

说明:1)根据亲属意见,男孩姓名为化名,与《扬子晚报》使用真名作法不一致。2)为尊重老校友隐私,文章不刊登本人照片(引用新闻除外)。其姓名与文凭照片刊登均根据中国科大校友新创基金会《校友信息保护条例》征得本人同意。

捐赠方式

—您的公益捐赠可获中国大陆个税减免!

1)在线捐赠:点击 GIVING.USTC.EDU.CN, 支持多种在线捐赠,快捷支付支持输入信用卡号与密码的闪电捐赠(不需开通网上银行);支持国内各银行网银与信用卡;海外捐赠支持全球Visa、Master、JCB信用卡刷卡捐赠,已在全球15个国家(含港澳台)刷卡成功;

2) 银行账号
户名:中国科技大学北京校友会   账号:8603 8046 6310 001  支行名称:招商银行北京中关村支行
附言:“南京救助”

3)支付宝账号

2014-01-13 上一篇: 中国科大换帅!侯建国进京履新科技部 下一篇: 坦然面对科大文化的弱点